扫一扫立即申请
2019-03-12 14:36 新浪财经-自媒体综合

百乐门极速快乐8 www.jbqr9.cn   国内造车新势力的“明星”蔚来汽车栽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跟头:说好的自建工厂项目忽然停了。

  北京时间3月6日,蔚来汽车在发布2018年财报时宣布,近期已停止位于上海市嘉定区的生产基地建设计划,战略将聚焦于整车制造合作模式,相信现有的合肥江淮蔚来基地能够满足未来2-3年的产能需求。

  蔚来汽车的嘉定建厂计划始于2017年。彼时,“代工”这种模式还处于灰色地带,蔚来则由于未在尾标中标注江淮等微妙细节,被传出与江淮“不合”,加上除江淮之外,蔚来还与另外两个车企分别达成合作,同时还计划自建工厂,在外界看来,蔚来与江淮的合作只是短期“跳板”。

  不过,对蔚来这样“雄心勃勃”的企业来说,自建工厂才是长久之计。但是,蔚来汽车看中的基地上海市,去年迅速签下了另外一个更有外延意义的重大项目——特斯拉。而根据最新产业规定,蔚来很难在短期内拿到第二张资质,因此,取消嘉定工厂实际上也在意料之中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自建工厂计划搁置后,有猜测认为,蔚来或将与另外两家车企,即长安和广汽达成代工合作,尤其是广汽。近期,在出席全国人大会议期间,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曾庆洪曾表示,广汽计划与蔚来合作生产汽车。

  但这种猜测已遭否认。在3月9日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,蔚来汽车董事长兼CEO李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蔚来江淮工厂将负责前三款车型的生产,而广汽、长安与蔚来的合作,均是另外一种模式,生产不再是蔚来主导,而是分别由广汽和长安完成。李斌解释,新产品将切入更为大众的市场,可以理解为再造“两个蔚来”。

  自建工厂项目“夭折”?

  蔚来嘉定建厂计划夭折,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版汽车管理规定对新增产能的控制。

  去年12月出台的新版《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》(下称《规定》),尽管放开了对新建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的批复,并将审批权限由中央下放到地方,但对于新建项目,《规定》也提出了不低的要求:既要满足一定的投资规模,也要在所属省份已有电动车项目完成规划产能的基础上才能申请。

  蔚来在上海落地的主要障碍便是特斯拉。2018年2月,蔚来在嘉定自建工厂的消息落下实锤,但特斯拉后来居上,去年7月宣布落地上海后便火速拿地、开工,后来在上海两会期间,有报道称特斯拉上海工厂已获备案,实际上宣告特斯拉率先拿到资质。

  蔚来就此陷入被动境地。根据《规定》要求,特斯拉一旦成为上海第一家获得资质的企业,蔚来将很难成为第二家,因为特斯拉第一期产能25万辆,达不到25万辆意味着没有达产,没有达产则其他新项目也无法展开。

  尽管特斯拉项目进展神速,但也有自己的挑战,能否达产、多久达产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,而蔚来显然也不能将命运寄托在其他企业身上,所以停止自建工厂符合逻辑。

  另一方面,从蔚来公布的财报来看,其运营成本和费用支出已经十分庞大,2018年亏损扩大至96.4亿元人民币。在李斌看来,取消上海工厂建设,不是蔚来发展的瓶颈,也是帮助蔚来节省更多支出的举措。

  李斌表示,蔚来会坚持合作制造的模式。首先,去年12月工信部颁布的《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》,明确指出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委托加工生产,汽车“代工”生产被官方认可;

  其次,在已有工厂上增产也更有经济效益。“江淮蔚来合肥的生产基地,目前年产能已经达到10万辆,将来改造后会到15万辆。我们已经决定将第三款车型继续通过江淮蔚来工厂生产,这样投资效率比较高,我们也觉得这个是一个正常、合理的决策。”

  事实上,蔚来是国内造车新势力首先尝试“代工”模式的试验者。此前,由于双方品牌定位不同等原因,蔚来与江淮的合作从最初就饱受争议。后来,江淮与大众签约建厂,蔚来也宣布在嘉定自建工厂,它们都不是对方唯一的合作方,“塑料友情”等不合传闻频现。

  但据李斌所说,双方的合作其实非常顺利。“我们常驻合肥的有200多人,而江淮的团队不管是工厂管理还是质量监控都非常专业,双方每个月还有固定的高层交流会议,我觉得团结合作比独自发展更高效。”李斌称。

  “两蔚来”浮出水面

  事实上,蔚来在汽车生产方面规划的是“多条腿走路”,除了自建工厂、找江淮“代工”之外,蔚来还与长安汽车(8.050, -0.05, -0.62%)、广汽签署了合作协议。

  不过,在宣布合作初期,这两个项目都并未显示出是整车制造项目。2017年4月,蔚来与长安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宣布有意向成立合资公司,次年8月,“长安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”正式宣布落户南京江宁开发区,当时公司的业务范围是智能网联与新能源汽车产业技术研发、零部件生产、运营服务等全产业链。

  广汽的项目同样如此。2017年12月28日,蔚来与广汽在广州签署战略合作暨新能源汽车项目,双方宣布将共同出资设立“广汽蔚来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”,在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产业技术研发、零部件生产、运营等方面开展合作,唯独没有汽车生产制造。

  后来,李斌在多个场合提及蔚来与长安的合作,他强调长安与蔚来“不是第二个代工厂的概念,将一起研究一种新的模式”。业内对此的解读是,蔚来要借助长安,再建一个区别于蔚来的新品牌。

  相比较而言,广汽与蔚来的合作则更为“神秘”,以至于此次蔚来宣布取消自建工厂后,有媒体猜测蔚来会将广汽纳入新的“代工厂”名单,尤其是广汽集团(11.950, 0.00, 0.00%)董事长曾庆洪在两会期间表态,广汽蔚来将“合作生产汽车”,尽管他并未透露更多细节,但整车制造的意图却“浮出水面”。

  不过这种猜想被蔚来否认。李斌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明确,广汽、长安和蔚来的合作,和江淮的合作不一样,这两个合作主要是分别跟两个合创公司一起,进入到大众市场。

  “可以理解为,它们将是另外两个蔚来,其制造都会由母公司投资主体负责,比如说,广汽蔚来是由广汽生产,长安蔚来则是由长安生产,主要的产品研发和运维服务也是他们来做。”李斌补充,这两个主体生产的产品的定位和价格区间都会比蔚来低,因为瞄准的是更为大众的市场。

  目前,这两个项目都在进行之中,长安蔚来已经落户南京,而广汽蔚来也完成了初步的人事架构。李斌表示,它们在团队搭建、产品立项研发、市场准备方面,都在有条不紊地按照计划走,进展会适时向外界公布。

  蔚来与长安和广汽的合作,拓展了造车新势力与传统车企的合作方式,在“代工”、投资入股和收购资质之外,双方探索了另一种融合发展的模式。不过这种模式能否走通,尚有待观察。

  事实上,有相关公司的内部人士都不理解为何要成立这样一家合资企业,因为无论是长安还是广汽,其本身的产品就是面向大众市场,合资公司的产品如何区分定位、如何避免内耗,都是要注意的问题。“可能是对自己不太有信心吧。”一位接近广汽集团的人士如是猜测广汽和蔚来合作的原因。

  另一方面,蔚来刚刚打开市场,其首款量产车型ES8去年刚开始交付,今年又即将上市第二款车型ES6,而劲敌特斯拉最近又在中国市场大幅降价抢占份额,蔚来本身前路难测,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布局新的品牌和产品,有远见,但也被指“不够务实”。

另一视角

换一换

24小时热文

热门标签

24小时热文

点击:
805| 889| 173| 795| 960| 916| 702| 829| 836| 455|